「蕭 ~蕭 ~蕭 ~」清風拂過醫院前的大樹,

 

樹下,兩人靜靜的坐著,

 

直到其中一人的聲響,劃破空氣中的寧靜,

 

「烈,你為甚麼要那麼的挺我?那麼幫我?雖然聽你說過我們是好朋友,但我們真的那麼要好嗎?」

 

「是很要好!而且非常要好!朋友為朋友犧牲,有錯嗎?!!」情緒不穩的烈,說到最後差點就要吼了出來...

 

「好朋友要為好朋友犧牲.....」為甚麼好痛,好痛....

 

痕邊說邊站了起來,望著剛剛光撤走過的地方,

 

「痕,你怎麼了?」

 

「我們走吧,走回去找回記憶!」

 

「找回那悲傷的記憶...」痕的最後一句話,聲音很小,沒有一個人聽到....

 

此時,

 

烈望著痕的雙眼,那雙堅定帶悲傷的雙眼...嘴角突然上揚,

 

「恩!竟然那麼堅定,找回屬於你的記憶吧!」

 

兩人踏出醫院大門口,叫了一輛計程車,往痕的家前進,

 

上車一段時間,烈突然翻了翻自己的帶子,翻的速度越來越快...

 

他突然把嘴巴靠在痕的耳多旁,輕聲又帶點緊張的說的說,

 

「痕,我忘了帶錢,可以借一下嗎?」

 

「忘了帶....我身上也沒有,等下我先回家...「蹦」!!  阿阿!!」痕說到一半,計程車撞上前方的大貨車,兩人綁了安全帶,只被前方的玻璃刮到,但前方的司機就...

 

「幹!好痛....痕,你沒事吧!」烈邊說邊摸著自己被刮傷的地方,

 

「我沒事.....司機,你沒...阿阿阿阿!!!!」痕看到了前座的畫面,當場雙手捂住嘴巴,大喊

 

「司機... 司機....阿密佗佛.....阿密佗佛」

 

「痕,你怎麼了,..阿!」烈頭一伸,往前一看,只見司機的頭卡在前方的玻璃,頭蓋骨被掀開,五官模糊,鮮血直流,連安全帶也撐不暸的力道斷掉了,

 

「蹦,蹦!」但在第一個還沒消化完時,前方的貨車尾部爆開,後方一台小客車追撞!

 

「阿阿!痕,快跑!」烈反射性的跳出車外,但痕還在車內,

 

「咳咳咳咳!!烈,咳,我的安全帶,咳咳咳!...」痕還沒說完就被前方的煙霧嗆昏,

 

但烈也看到了,痕的安全帶拔不出來!,更令他吃驚的是,上一個路口紅綠燈換了,紅黃綠不停的變換,

 

一台遊覽車,就快要撞上!!

 

「痕!!!」

 

我一定會堅守!那永不回頭的信念!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神月 的頭像
神月

神月的領地

神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