淚珠,一滴一滴的滑落......

時間,一點一點的流逝......

原來人生......就是這樣......

 

 

「啊~啊~啊」我的頭是怎麼了,好痛,要壓住根本是不可能

「痕你怎麼了,烈,怎麼辦,沒想到這麼快就,恩~恩~」光羽又忍不住的哭了出來

「光羽,不要哭了,現在最重要的是痕,他快不行了」烈緊張的說

 心,我到底該怎麼辦

「啊~啊~啊~」我的頭比上次更痛了

「都是我的錯,都是我的錯」突然光羽走到一個櫃子前,打開櫃子,拿出一支銳力的東西,就往心臟刺

「光羽!,不要」烈急忙衝過去制止

「ㄘ」光羽的銳利物品,被烈抓住了

烈手上的血一滴一滴的滴落

「雖然我不想這麼做,但是你太礙事了」烈突然變個人是的,往光羽的後背一敲

 「烈,不要,啊!」光羽昏倒了

「痕,我該怎麼辦」烈走到痕的前面跪了下來

 

 

「我可以救活你的朋友」旁邊突然出現一位蒙面的男子

「請問你是誰?」列緊張的問

「 我是誰並不重要,我可以救活你朋友」男子冷冷的說

「我怎麼可以把痕交到連名子都不知道的人手中呢」烈帶點諷刺的意味說

「好心要救你朋友,不要就算了」男子正要走時,烈欄住他

「抱歉,我剛一時衝動,請救救我朋友吧」烈跪在男子面前大喊

「現在求我是怎樣」男子冷冷的說

「拜託拜託,嗯~嗯」烈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

「起來吧」男子伸手把烈扶起來

「看在你對朋友那麼有愛心的份上,我救,但不能保證一定能成功,你接受嗎」男子低喊

烈考慮一下終於答應

痕,在撐一下吧,加油!

 

 

神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